當前位置:100EC>新零售>新華都分手盒馬鮮生 大賣場難玩轉新零售

全國疫情數據

{{dataList.mtime}}
  • 確診

    {{dataList.gntotal}}

    較昨日{{dailyNew.addcon_new}}

  • 疑似

    {{dataList.sustotal}}

    較昨日{{dailyNew.wjw_addsus_new}}

  • 死亡

    {{dataList.deathtotal}}

    較昨日{{dailyNew.adddeath_new}}

  • 治愈

    {{dataList.curetotal}}

    較昨日{{dailyNew.addcure_new}}

新華都分手盒馬鮮生 大賣場難玩轉新零售
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24日 16:19:57

(網經社訊)10月21日晚間,新華都(002264)發布公告稱,公司擬將持有的福建新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新盒科技”)9.5%的股權轉讓給盒馬中國,交易價格為1900萬,轉讓完成后,新華都將全面退出新盒科技,剩余的90.50%股份則由阿里巴巴旗下子公司杭州阿里巴巴澤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(下稱“阿里澤泰”)持有。

時代財經從盒馬鮮生方面了解到,新盒科技主要負責福建盒馬鮮生的運營,這也就意味著,新華都已退出福建盒馬鮮生的運營。

與盒馬鮮生分道揚鑣

涉及股權轉讓的新盒科技是2017年9月26日新華都和阿里澤泰各自出資1億元設立的,雙方各持有50%的股權,新華都原先想要借此進一步完善產業布局,增加新的利潤增長點,改善公司經營業績,實現零售業務轉型。

不過,結果似乎不盡如人意。在成立合資公司不到一年后,新華都萌生退意。2018年9月20日,新華都稱為了提高經營決策效率和整體股東利益,將新盒科技40.5%的股權轉讓給阿里澤泰。

時代財經從盒馬鮮生方面了解到,新盒科技主要負責福建盒馬鮮生的運營,目前盒馬鮮生在福州擁有3家門店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新盒科技實現營業收入1.40億元,但未實現盈利。

22日下午,資深零售分析師、靈獸傳媒創始人陳岳峰告訴時代財經,新華都退出,主要是因為雙方的合作未能達到預期的效果,盒馬鮮生本身面臨不少問題,新華都作為一個上市公司,怕被拖累了業績。

時代財經注意到,浙江區域盒馬鮮生的運營權在今年4月也曾發生轉移,三江購物(601116)將子公司杭州浙海華地網絡科技有限公司(下稱“杭州浙海”)100%的股權轉讓給杭州盒馬網絡科技有限公司,而杭州浙海正是浙江盒馬鮮生的運營方。

10月22日晚,網經社-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、新零售商業分析師云陽子告訴時代財經,此前盒馬鮮生想要獲得快速地發展,最佳的方式就是與實體商超們聯營,盒馬提供技術、方法,調派人員和實體商超合作,實體商超則提供門店,雙方彼此賦能,通過合作把市場做大,不過在實際推行過程中,卻發現效果不如預期,門店效率不高,實際操作難度較大,對商品的重構和對人員的培訓都頗具挑戰,這使得盒馬鮮生逐步放棄聯營,全部采用直營。

10月22日下午,盒馬鮮生的相關工作人員向時代財經表示,此次股權轉讓不會影響到福州盒馬鮮生的正常運營。

大賣場走不通

對新華都而言,退出盒馬,無奈的成分或許更多。

新華都創立于1995年,是福州第一家綜合性百貨商場,1999年其率先在福建省內引入“一站式大型倉儲超市”,之后又在城鄉結合部瞄準大型批發超市,此后快速擴張,并于2008年登陸A股上市。

然而,風光的日子已經走遠,近期籠罩著這家零售巨頭的是一次又一次的“關店”風暴。今年上半年,新華都陸續關閉了48家門店,關閉的原因全部是“經營虧損且扭虧無望”。由此產生的損失約1.61億元。財報顯示,截至2019年上半年,新華都擁有門店數95家,其中超市83家,百貨6家、體育6家。這一數字為歷史新低,此前新華都的門店數量最高達到143家。

受電商沖擊,再加上社區超市和便利店的崛起,新華都的“大賣場”模式越來越難走,自2013年以來,新華都的凈利潤都是一年虧損一年盈利,2013年-2018年,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分別為-2.25億元、0.32億元、-3.74億元、0.54億元、-0.52億元、0.17億元。而且即使盈利,也主要是通過拋售資產的方式實現的,如2016年新華都將所持長沙中泛置業19.50%的股權轉讓給宏輝房地產,實現收益2.09億元;2018年,新華都轉讓全資物流子公司90%股權,獲得收益2733萬元。

如果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,新華都的凈利潤其實是連年為負的。2013年-2018年,這一數值分別為-1.82億、-0.18 億元、-3.65 億元、-1.20億元、-0.53 億元和-0.14 億元 。

最新的財報顯示,2019年前三季度,新華都實現營業收入13.12億元,同比下滑18.35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-0.81億元,同比下滑1053.29%;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-0.29億元,同比下滑-108.31%。

雖然是福州最早登陸資本市場的零售企業,不過新華都的龍頭地位早已被同樣發跡于福州、起步更晚的永輝超市超越,根據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《2018年中國連鎖百強》,新華都位列第40名,年銷售額為155.79億元,永輝超市則位列第6,年銷售額為767.68億元。

新華都轉不過彎?

與其他傳統商超一樣,在受到電商沖擊和社區超市圍攻的情況下,為了尋求突圍,新華都也將目光瞄向了競爭對手的領域。

2015年12月16日,新華都在福建福州首次推出零售小業態超市——“鄰聚生活超市”,選址在社區,建筑面積約450平方米。但是“鄰聚生活超市”的運營或不如想象中順利,在將近4年的時間里,就在其它社區生鮮超市爭先恐后跑馬圈地時,“鄰聚生活超市”在福州卻僅開出4間門店,且自2018年以來,就再無新店開業。

與此同時,在新零售方面,新華都也是屢屢受挫。

2017年5月10日,新華都對標盒馬鮮生、超級物種,開出一家經營面積5000平方米的新零售超市——海物會,主打“餐飲+零售”。比起超市部分,海物會更注重餐飲,餐區域約占到整個經營面積的七成以上。除了到店消費外,海物會還提供線上下單,“1小時送達”服務。

然而,開業兩年,海物會不僅未能幫助其實現新零售的突破,反而對其業績造成業績。財報顯示,海物會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4074.25萬元,虧損1582.63萬元;2019年1-5月實現營業收入1789.24萬元,虧損405.39萬元。

6月27日,新華都以1元的交易價格將海物會51%的股權轉讓給福州新界餐飲管理有限公司,損失達512.69萬元。新華都表示,本次交易將有效降低虧損業務對公司業績和長期發展的影響,有利于優化公司資源配置。

先是拋售了海物會,如今又退出與盒馬鮮生的合作,新華都的新零售之路所剩無幾。

2017年9月新華都曾戰略引入阿里系,通過股權轉讓,阿里系合計持有其10%的股份,也是在此基礎上,雙方成立新盒科技,共同運營福建盒馬鮮生。

不過這只是合作的一個方面,阿里還借助旗下的淘鮮達,賦能新華都的線下商超,為其提供“送貨到家”服務。公開資料顯示,截至2017年年底,共有31家新華都超市全面接入淘鮮達進行改造。這一數據目前暫未有更新。

淘寶app淘鮮達界面截圖

此外,5月1日,新華都與淘鮮達合作推出的社區生鮮店“鄰聚菜場”在福建泉州開業,建筑面積2000多平方米,除了到店購買外同樣提供三公里范圍內送貨到家的服務。

財報顯示,截至2019年上半年,新華都通過第三方銷售平臺實現線上交易額為5.00億元,營業收入為4.42億元。

陳岳峰表示,新華都通過淘鮮達打通線上線下,打開業務增量,而不是像過往一樣投入更多的資金,是一種比較穩健的方式,目前淘鮮達現在發展得不錯,能夠給零售企業提供很好的服務,成本比較低,是一種可取的方式。

云陽子則表示,淘鮮達偏向于流量、技術的賦能,但是線下實體零售的重構并沒有那么簡單,涉及人員、商品、場景都要進行重新考量。如果線下的東西沒有做好,用了淘鮮達,會有一定的增量,但是增量不大。

艾媒咨詢CEO張毅22日晚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說,新華都如果只依托淘鮮達去整合新零售業務,要取得突破很難,因為這種依托第三方配送服務的新零售模式,強勁的對手很多,難以成為消費者的首選。對于新華都而言,在新零售的布局,恐怕還需要大的嘗試,需要更多內部的激勵和創新。

針對此次新盒科技轉讓的具體原因和新華都未來的新零售規劃,時代財經致電新華都董秘辦公室,不過對方告知近期較忙,不便回答。(來源:時代財經)

近日,網經社發布《2019年度中國共享經濟市場數據報告》(報告全文下載)。本報告根據網經社“電數寶”(DATA.100EC.CN)電商大數據庫編制而成。《報告》顯示,2019年共享經濟市場規模突破8萬億,熱門行業及主流玩家包括:(1)網約車:滴滴出行、哈啰出行等;(2)共享單車:美團單車、青桔單車等;(3)共享住宿:途家、小豬短租、木鳥短租等平臺;(4)共享充電寶:街電、來電、小電、怪獸充電等;(5)共享辦公:優客工場、氪空間、SOHO3Q等;(6)共享廚房:熊貓星廚、吉刻聯盟、食云集等;(7)共享WiFi:必虎WiFi、WiFi萬能鑰匙等;(8)共享雨傘:摩傘、借把傘、漂流傘等;(9)共享酒柜:摩酒等;(10)共享衣櫥:衣二三、女神派等。

【版權聲明】秉承互聯網開放、包容的精神,網經社歡迎各方(自)媒體、機構轉載、引用我們原創內容,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;同時,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,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將版權疑問、授權證明、版權證明、聯系方式等,發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、處理。

    pk10技巧之定位胆详解